各种决定

今天监考cs2020的coding quiz,发现you can earn extra credits by XXX 这种话最要命, 似乎大家都对挣extra比挣正常的分数感兴趣的多,但这种感兴趣的代价显然是惨痛的…

今天UROP meeting,我觉得Prof Teo说到了点子上,所有的结论太表面了,现在才搞清楚那个背后的思想主线,似乎有点晚了,但也比一直瞎忙好。关于FYP,我一直憧憬这是个需要很多慎重考虑的东西,可现实没有那么复杂,把那个100+的列表排除了之后,我想还是做现在这个吧,至少还有点实际意义,什么cloud sign-up system也太理扯了,完全可以当成CVWO的hands-on practice。

住哪里因为Old KR的装修变成了问题,最后排了RVR Tower, KFH和PGP,基本上按照地理远近排序,但愿早点安定下来。

那天WBH过来,他说因为SEP看到外面的丰富多彩,对比一下单调的研究生活,所以不要读PhD争取进IB,我蛮意外的,尤其是在高中同学争先攻占Princeton, UC Berkeley, Tokyo,Standford, Yale,Cambridge之后。不过看起来,新加坡这个地方不是个做工程的料,创造价值和追寻梦想的确难以同时实现,我也不要评判别人的价值观,梦想的价值只有自己知道。Ben在3271谈why we are suffering, 讲到需要一个持续的东西来推动自己的前进,外在的力量或者荣誉只能暂时起激励的作用 - 我觉得最理想的状态说自己拥有一种使命感,然后相信自己的使命能给别人创造价值。

刚才看到一篇文章,说新加坡是现代版的Oceania,也就是Owell在1984里描述的那个世界,因为最近在读1984,所以认真看了一下,我以为1984对信息的控制和对社会个体的监控远远超过新加坡,可能是才读到一半没有完全领会Owell的意思,现记在这里以后回顾。

昨天晚上看到了Apple后台推送的Lions屏保广告(挺邪恶的),看起来很赞,但不觉得很有用,明天早上起来看iPad2。

Published by

zc

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, Comp Science

2 thoughts on “各种决定”

  1. 所以你决定做什么FYP.
    我这个月对于what is the RIGHT thing有那么些小感悟。
    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是需要的。自身的存在为社会创造价值显得比追求自身价值更重要。
    而且 在某堂音乐课上 突然醒悟到 其实无论做什么都能够save the world!哈哈!

    1. 所以我决定接着现在的做,大概是判断涉及distributed system或者parallel computation的浮点运算稳定性,最直接的价值是在computational finance上,最近被options, hedging折腾地十分QF.

      对啊,普通的个体也能从小事上带来积极的影响,不需要成为下一个Jobs什么的。或许自身价值就应该是周围的环境来衡量的,但自己同时保持一个对自己的期望值,这个期望值不受外界所左右。

      你的FYP做什么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